X

德国环保进程

时间表 1

工业图1

20世纪70年代初的德国,没有任何一部关于限制排放的法律,也没有雾霾报警机制,多地的烟雾事件也未引起德国重视,在当时处于战后恢复期,德国将发展经济放在第一要务。

20世纪70年代初

时间表 2

工业图2

1979年1月17日,西德意志广播二台突然中断了正在播出的节目,紧急通知鲁尔工业区西部地区民众,空气中SO2含量严重超标,德国历史上首次雾霾一级警报就此拉响。

阅读更多 1979年1月17日
1973年,德国电视一台播放了由沃尔夫冈·彼得森(Wolfgang Petersen)执导,沃尔夫冈·蒙恩(Wolfgang Menge)编剧的电视片《雾霾》(Smog),再现了1962年雾霾危机的恐怖场景,播放后在德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响。有人说,真正让德国人醒来的还是这场看似科幻电影的纪录片。

时间表 3

工业图3

1985年1月18日,雾霾笼罩德国鲁尔工业区,空气中SO2浓度超过了1800微克/立方米,这次是最为严重的雾霾三级警报。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煤烟味,能见度极低。这次雾霾致使24000人死亡,19500人患病住院。

阅读更多 1985年1月18日
德国鲁尔工业区雾霾发生的主要原因是燃煤造成的大气污染和“逆温”天气。1961年,鲁尔工业区共有93做发电厂和82个炼钢高炉,每年向空气中排放150万吨烟灰和400万吨二氧化硫 ,这些大气污染物在空气中悬浮,并因为高空气温比低空气温更高的逆温现象的出现,使得大气层低空的空气垂直运动受到限制,难以向高空飘散而被阻滞在低空和近地面,从而形成了雾霾。除了鲁尔区之外,德国首都柏林也一度是雾霾的重灾区。

时间表 4

环境图1

雾霾截止于20世纪90年代末,德国空气质量明显好转,各联邦州也相继废除了雾霾法令

阅读更多 20世纪90年代末
除了鲁尔区之外,德国首都柏林也一度是雾霾的重灾区,80年代西柏林的雾霾警报数度响起:1980年两次1级警报;1981年1次一级警报;1987年1次二级警报。两德统一后,柏林最后一次响起雾霾警报是在1991年,只达到了预警级别,从此以后,德国再也没有响起雾霾警报。

时间表 5

SO2浓度

2007年,曾经一度困扰德国的SO2浓度下降到8微克/每立米。
那么,是什么原因使德国能在灾情最严重的情况下,治理污染如此迅捷呢?

阅读更多 2007年
目前德国已经出台约8000多部与环境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,其中多涉及雾霾及大气治理。严密的法律框架对空气质量的监管起到重要作用。德国法律则赋予公众对污染空气的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。除了德国法规主导之外,德国鲁尔工业区的治理还来源于科技及新能源的使用。
严格的空气法规催生下不仅改变了德国的工业结构,也让德国企业在环保技术方面不断创新。在不断推进空气污染治理的过程中,德国非常重视科技的应用。这一方面表现在德国不断加强空气净化处理等环保产业;另一方面也可以从分析研究空气污染的源头、应用各种现代化的检测手段、实时在线监测污染源等举措得到体现。严谨的德国人在执行环保法规方面不打折扣,所以很少有人会想法设法为超标的应报废汽车造假,以通过年检继续使用。而对企业而言,尽可能利用先进技术来使得环保达标也自然成为最好的选择,因为超标排污交的罚款要大大高于企业自身进行环保治理的费用。

时间表 6

空气质量监测站点

例如德国联邦和州一级机构目前共设立约650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点。各地路边还会竖立着一个个灰色盒子,上面装着像天线一样的感应器。这是城市里嗅觉灵敏的“鼻子”,叫“空气指针”,是空气质量监测站点的一部分。它可以对城市里的氮氧化物、臭氧和可吸入颗粒物进行测量,并计算和传送相关数据。据了解,各地环保部门每天会将各个监测站的数据汇总,并在网站上公布空气质量状况。通报内容包括:PM10、PM2.5、一氧化碳、臭氧、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含量。

时间表 7

环境图2

如今,中国进入“霾灾”时期,来自德国法兰克福,iPeson(爱品生)见证了20余年德国从重工业化向生态化的转变。从上世纪中叶1964年德国标准化组织(DIN)发表“通风和空调:技术卫生要求”的修订案,到德国住宅通风系统与建筑物融为一体,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,品牌吸取了德国数十年年空气净化经验,专注于空气净化及环保领域,成立以来一直以技术创新、经久耐用为品牌核心。爱品生(iPeson)品牌拥有欧洲、北美等地区巨大的市场份额,其产品在工程及家庭应用。

2015年

爱品生(iPeson)拥有着全面的空气净化体系,一次次以变革创新引领着空气净化行业的风向,荣获多国健康环保专业专利技术,其改善室内环境的成果更受到各国政府及国际环保组织的赞誉。